法学文集
您现在的位置:北京安贤律师事务所 >> 法学文集 >> 浏览文章
征地补偿如何分配?

北京安贤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朝阳区六里屯北里15号楼0115室

联系电话:010-65867228 13911737621

四家争要征地赔偿款 法院两审确定权利人

安徽法院网讯 因一笔征地赔偿款四家主张权利,使得保管该笔款的村委会举棋难定,不知应当给谁。引发诉讼后,案经两级法院审理,最终支持了重新承包占用土地的三家权利人。
  2003年秋,因建高速公路,安徽颍上县某村三村民朱生、朱祥、朱举承包的1.82亩耕地被征用。建设单位将应付的赔偿款1.73万元支付给该村委会。但在该笔款未分给三村民之前,朱明作为第三人以该占用土地,以前系其父母承包,村委会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重新分包土地与法无据,自己应得该笔赔偿款的理由,向村委会要该笔赔偿款,村委会举棋不定,赔偿款悬而未决。
  20047月,朱生、朱祥、朱举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村委会给付赔偿款;朱明作为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参加诉讼。
  法院审理查明:19945月,朱明的父亲朱某与村经济委员会签订了一家10口人(包括二子、三子、四子朱明)的土地承包合同,总承包耕地13.8亩。1996年至1997年间,朱某夫妇相继去世,其二子、三子及家人的户口也相继迁入城市,四子朱明长期在外打工,致朱某所承包的十几亩土地无人耕种。在此情况下,朱某的长子朱峰(朱峰一家另有承包地),找到生产队长,要求村、队两级将其父所承包的土地部分收回。1999年,该村研究决定,将朱某夫妇的承包耕地,重新组织村民以抓阄的形式发包给本案原告朱生、朱举、朱祥耕种。朱明的承包地被留下。朱生、朱举、朱祥均按所承包的土地份额履行了责任与义务。在此期间,朱明每年从外地打工回来,对这一事实未曾提出异议。
  一审法院审理后判决:由被告村委会将该笔土地赔偿款给付三原告,驳回第三人朱明的诉讼请求。宣判后,第三人朱明不服,以三原告没有与发包方签订土地承包合同,其父与村委会签订承包合同应受保护。三被上诉人是代种其父的土地,该土地赔偿款应属其所有为由,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驳回三原告的诉讼请求,并将土地赔偿款给付上诉人。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该村委会虽未按法定程序履行变更承包耕地的相关手续,但是三被上诉人确与村委会形成了事实上的承包关系。上诉人朱明要求给付土地赔偿款的证据不足。遂判决维持原判,驳回上诉。

  法律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农业承包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规定(试行)》第二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承包人在承包期内丧失承包能力或者死亡,继承人无力承包或放弃继承的。且又不进行转让、转包和入股的,当事人请求终止承包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允许。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规定:土地承包期内,承包方全家迁入设区的市,转为非农业户口的,应当将承包的耕地交回发包方,承包方不交回的,发包方可以收回承包的耕地和草地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