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
您现在的位置:北京安贤律师事务所 >> 合同纠纷 >> 经典案例 >> 浏览文章
北京律师索要770万巨额律师费始未

    走出“汉骐恶梦”的ST丰华 (600615 行情,资料,咨询,更多)9月15日公布了一项诉讼,在北京红狮诉汉骐集团、丰华、济南润嘉投资的兼并合同纠纷案中担任汉骐集团、丰华委托代理人的泰和泰(北京)律师事务所,以曾与丰华签订《民事委托代理合同》为由提起诉讼,要求丰华支付770万元律师费。该案将于本月20日开庭审理。

提起这桩案子,ST丰华的相关负责人就气不打一处来。该人士认为,泰和泰律师所办理红狮兼并纠纷案的一位张姓律师和汉骐集团有“内外勾结、连环做扣”的嫌疑,而770万元律师费的诉讼“实属汉骐余脉的最后一跳!”
  泰和泰的张律师则表示,不存在恶意诉讼。他所在的事务所和他本人与汉骐集团之间只存在过简单的委托与受托关系,在多次追讨律师费无果的情况下无奈提起诉讼,并一直在寻求和解的机会。
  红狮案始末
  记者在ST丰华看到的几份材料显示了北京红狮诉汉骐集团、ST丰华、济南润嘉投资的兼并合同纠纷案以及泰和泰律师所参与的情况。
  一份《民事委托代理合同》复印件显示,2004年2月26日,丰华与泰和泰协商一致,由泰和泰北京律师所代理丰华集团应诉北京红狮已经起诉的兼并合同案件。关于律师代理费,合同约定,丰华集团同意按本案标的总额7.7亿元的1%向泰和泰支付律师费,计人民币770万元,在本合同签订后三十日内支付。
  2004年4月13日,泰和泰又发出一份《利益冲突提示》给丰华,因经办律师张某2004年3月9日刚刚调入泰和泰,之前他在北京普华律师事务所执业期间曾在其他案件中担任过丰华的代理人。更重要的是,汉骐集团因债务纠纷,已将丰华起诉至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并拟委托张律师作为代理。泰和泰表示,如果丰华表示反对,他们将拒绝接受汉骐集团的委托。提示文件的复印件显示,丰华签署了无反对意见并加盖了公章。
  2004年6月25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就此案作出裁定,因汉骐集团与北京红狮签订的《企业兼并合同书》中已达成了仲裁协议,法院对此案无管辖权,驳回北京红狮对汉骐集团的起诉。
  2004年12月17日,关于红狮起诉的另外两名被告,北京市高院裁定,按原告北京红狮撤诉处理。
  ST丰华:新愁勾起旧恨
  拿到律师费一案的法院传票,ST丰华满腹愤怒和委屈。这笔770万元的索债像是从天而降。
  提起张律师和红狮律师费案带来的“新愁”,立即会勾起丰华现在的管理层在汉骐1.12亿元索债案上的“旧恨”。丰华人士表示,张律师与汉骐集团接触的时间较长,经手过很多案子。去年3-4月,张律师作为汉骐集团的代理律师,在济南中院起诉并“一手策划了”通过司法调解确认丰华欠汉骐集团1.12亿元的债务追偿案。该案导致丰华资产被大量查封,对公司2004年下半年的恢复上市形成极大障碍,并导致公司重要资产(丰华宾馆和丰华商厦)险被汉骐集团的债权人北京鑫茂综合商社通过代位司法执行而拍卖掉。后来,该案以汉骐集团败诉而告终。
    公司人士还痛诉了由丰华支付770万元律师费的不合理之处,其中包含着对张律师个人行为的质疑。
  第一,作为红狮案代理的张律师,在2004年2月26日时还不是泰和泰的律师,3月9日才调入泰和泰,存在同时在两家事务所执业的嫌疑。
  第二,该案的第一被告为汉骐集团,作为当时汉骐集团法定代表人兼丰华法定代表人的宋波,理应以汉骐集团的名义应诉并聘请律师承办;而汉骐利用作为丰华实际控制人的身份,以丰华名义聘请律师应诉,并签署由丰华向泰和泰支付巨额律师费的合同。
  第三,不论代理进度和代理结果,即由丰华向泰和泰在一个月内支付770万元律师费,费用“高得离谱”,这有失公平,有悖常理。
  第四,自红狮起诉至撤诉止,整个过程未进入实体庭审程序。汉骐集团庭前就书面向法庭提出管辖权异议,法庭接受了这一主张。后来顺利结案一方面是法院驳回红狮对汉骐的起诉,另一方面丰华也做了大量的工作。红狮对丰华的撤诉是个水到渠成的结果,张律师并未就代理丰华发表过任何代理意见。
  不过,在指责律师行为的同时,公司并没有提出有力的法律依据,这也触到了律师费一案中最令丰华郁闷的地方,那就是历史上曾为汉骐所控制的事实。丰华和汉骐存在利益冲突,但在受汉骐控制期间发生的事即使有损丰华利益,只要法律手续完备,丰华在摆脱汉骐之后也不得不认账。
  张律师:不是恶意诉讼
  记者致电张律师时,他对丰华的质疑一一作出了回应。
  对于律师费过高、付费安排过早的说法,他表示不认同。张律师称,按照标的的1%收费符合行情,并无不妥,而一般的付费安排是合同签订3天内、5日内付款,之所以放宽到1个月,已经考虑到了费用较高的因素以及丰华当时的资金状况。
  张律师猜测,丰华拒绝支付770万律师费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由于丰华和汉骐的关系复杂,丰华容易对作为汉骐代理律师的自己产生敌意;二是红狮案结案比预想中顺利很多,丰华可能觉得“律师赚钱太容易了”。对于后者他表示,最终的结案方式的确出人意料,但一切还是应该按合同办事。红狮案涉及当事人多、争议金额大、法律关系复杂,起初他已经做了打2-3年官司的准备。假如案件复杂化,委托人并不会增加律师费,那么如果案件突然终结,也不应该想着扣减律师费,这正是商业合同的风险所在。
  按照张律师的说法,红狮案中,泰和泰与汉骐、丰华分别签有代理合同,济南润嘉投资当时没有委托。红狮案中,汉骐的代理费也是以百万计的,后来支付了一部分,丰华则是分文未付。他本人曾以各种方式提醒丰华这笔费用的存在,但之后和丰华的原管理层,也就是汉骐的高管失去了联系,直到现在也没联系上,和丰华的新管理层沟通又不太顺畅,后来还出现了丰华质疑代理合同真伪的情况。无奈之下,才选择了以起诉的方式追讨律师费。
  张律师表示,他在2003-2004年的确代理过很多丰华、汉骐以及济南润嘉投资的案子,在普华律师所执业时大约就代理了七八个。在他的印象中,一开始,丰华和汉骐总是同以原告或者被告的身份出现,与他接洽的汉骐的人和丰华的人也差不多是同一批人,后来忽然开始变成了对立方。
  张律师称,最初和丰华接触是在2003年7月左右。当时他在电视台做过两期专访节目,丰华前总经理于清才等人看过节目后找到了他,随后开始了业务关系。对于他和宋波的关系,他表示见过宋波一两次,两人的年龄相差较大,不是传说中的“同学”。此外他否认自己曾在两家律师所同时执业。张律师说,泰和泰所与丰华签订合同时,他已经在泰和泰上班了,换领律师证有一个程序上的延迟。
  对于律师费案,张律师希望和解。“如果不是希望和解,我们早就起诉了。”
  假如和解,将出现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所谓“查清事实,互谅互让”。不过,双方的心理价位相差较大。张律师没有透露他能接受的底线,丰华的表述为“他们说低于500万不谈”。据了解,丰华方面希望支付的金额是几十万。
  今年半年报显示,ST丰华上半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020.9万元,扣除非经营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419.06万元,经营性现金净流量为18.61万元,770万元律师费对ST丰华的影响不言自明。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